修河

董善军

父亲曾是一个体格健壮、任劳任怨的庄稼硬汉子。我一看到他那双布满老茧的手就知道他下了多少力、吃了多少苦。他十八岁就参加挖河,抡大锨、推车子、拉滑车样样精通,拿得起,放得下,他曾去过武城、聊城、庆云等地,流经这些地区的河水有他和其他民工的辛勤汗水。

父亲年轻的时候,生活比较贫穷,经济还比较落后,靠重体力来修河挖沟。那时候几乎每年每村都有任务,尤其是冬季农闲时,村大队都组织青壮劳力进行修河挖沟清淤。那时父亲因家里穷小学没读完就辍了学,在生产队练就了一身力气,被队长一眼看中,每次挖河都让我父亲带队。

为了早日完成任务,父亲总是天不亮就起床,招呼同村的民工一起来干活。他先挥动铁锨挖土,边挖边帮同伙装车。不到一上午,双手就在不知不觉中磨出了血泡。大家看他年龄小,让他歇息歇息,少干一点。可父亲一想领到手的艰巨任务,就只能咬紧牙关向手心啐了一口唾沫,又摸起了工具……

河底越挖越深,人们不停地向河床上运,一辆辆小推车装得溜尖冒头。该父亲推了,他毫不示弱,把手一搓、头一抬、腰一低、胸一挺、脚一跺,大步流星向上冲。挖来挖去,车篓子里的土变成了泥,车身越来越重,坡越来越陡,父亲开始拉起滑车来,他肩膀上搭了一块破套子,将绳子在手臂上绕了两圈,双眼一瞪,身子一倾,脚一蹬,俯下身子往上猛冲,有出生牛犊不怕虎之气势,拽得推车人东摇西晃,险些摔倒,嘴里直嚷嚷:“慢着点儿!慢着点儿!”父亲的手背被绳子勒出了几道深深的印迹。直到后来喘起粗气来,脸变得通红,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淌,模糊了他的视线……

每当高兴时,父亲都会谈起他的挖河经历,而且滔滔不绝,有时还讥笑这个连锨都拔不出来,那个驾车驾不稳,脸上流露着自信与自豪。是啊!每一次挖河,父亲都要经受一次磨练和考验,让他变得愈加身强力壮。别忘了,当时的他和别人一样,早晨晚上是玉米饼子夹白萝卜咸菜条,晌午才吃上一顿麦子面大菜包子,他饭量最小,还吃了六个。

父亲如今已银发满头,但身子还是那么硬朗,见我连一袋子粮食都扛不动时,他无奈地直摇头:“是党领导我们走上了幸福路,让你们这些年轻人赶上了好时候,你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,别生在福里不知福,知足吧!”父亲的话语意味深长。

大发十分彩 神彩十分彩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大发十分彩 神彩十分彩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大发十分彩 神彩十分彩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大发十分彩 神彩十分彩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发十分彩 神彩十分彩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